直播简史:从钱为我狂到我为钱狂

2019-02-22 10:10 稿源:凤凰科技 0条评论

美女,主播,陪玩,直播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出品 《风眼》  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花子健 编辑 于浩

斗鱼直播确认赴美上市,这部已经延续一年的肥皂剧终于迎来大结局。据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从基金公司得到的准确信息显示,,斗鱼直播的上市时间大概率在 4 月份、最迟 5 月。

早在 2018 年 8 月,斗鱼直播拟境外上市并开启基金认购的消息就已经在许多基金微信群中流传。

2015 年吹起的网络直播"风口"在 2016 年达到了最高潮。但就像每个风口的命运一样,曾经轰轰烈烈的千播大战,随着监管进入、资本退潮、用户热情冷却以及新的风口出现,大多平台已经被合并、倒闭、退出。

但很多人还在网络直播这个行当上继续赚钱。阿坤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他在一个四五线城市,带领着 20 多个主播,在一个不那么知名的平台上,每个月拿到 30 多万的流水收入,每个主播平均每个月工资也有七八千元,刨去这些和运营成本,净利润有七八万。

"平台没有大小,只有合适不合适。合适的都是好平台。"阿坤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讲。

但在过去的三年半时间里,网络直播整个行业度过了春夏秋冬,从"钱为我狂"走到了"我为钱狂"。

王思聪和范冰冰都曾站在风口上

2012 年,网络直播最早出现在PC端。 2016 年移动直播的出现才将网络直播推向了风口,这一年也被认为是移动直播的元年。

"国民老公"王思聪是最关键的人物之一。因为热爱电竞,他顺势做起了网络直播的生意,不仅仅投资熊猫直播,还不遗余力为直播行业摇旗呐喊。

在 2016 年的China Joy上,王思聪出现在熊猫直播的展台上,给粉丝派送礼物,并且一边送一边大声喊"我更喜欢给女孩子发,女孩子们都往前走走。"等着他派送礼物的粉丝堵住了通道,而他身边站着不少面容姣好、穿着清凉的模特。这是当年的热点话题之一。

在互联网时代,只要出现风口,很快就能出现龙卷风,卷入渴望成功的创业者、贪婪的资本以及成千上万寻找财务自由机会的从业者。

短时间内,许多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据《中国直播行业热度报告(2016 年度)》统计显示,2016 年中国大陆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 300 家。

360 董事长周鸿祎也是风口的坚定追随者之一,他和王思聪私交甚好,在王思聪的朋友圈很活跃,也有些共同的爱好,比如滑雪。 2015 年下半年,尚处于私有化进程的 360 抽出部分精力涉足网络直播业务。

周鸿祎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历来都是雷厉风行的。同年 7 月,花椒直播就已经正式上线。

花椒直播 (3)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2016 年 9 月 14 日的花椒之夜,这也是周鸿祎的高光时刻之一,也是花椒直播难得的风光。一身红衣的周鸿祎和一身玫红色短裙的超级明星范冰冰在舞台下相邻而坐;舞台上,周鸿祎宣布范冰冰入职花椒直播担任首席体验官。

那个时候范冰冰还是大家的"范爷",周鸿祎是一个即将回归A股的"产品经理"。两人在舞台上偶尔卖萌,明显的身高差能更加彰显周鸿祎的风光。

网络直播成为全民的娱乐。"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这句大跃进似的口号传遍了大街小巷。

2016 年 8 月是映客直播的春天,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上一炮走红的"洪荒少女"傅园慧当时在映客直播上开播,短短 1 小时内观看直播和回放的人次超过了 1100 万,直播页面获得的映票数量达到 318 万,折合人民币 10 万元。

明星是一个套路,头部大主播是另外一个套路,两群人的共同点是不稳定,看钱说话。当然,在黄金年代,钱真的不值钱。

2016 年,大主播的跳槽频繁得就像家常便饭,英雄联盟项目的主播小智从YY跳槽到斗鱼,再从斗鱼跳槽到熊猫直播,然后再跳槽到全民TV,签约价格也是一路看涨,高达数千万之巨。炉石主播安德罗妮和夫人跳槽到虎牙,更是拿到了一个亿的签约费,令人咂舌。

支撑这一切的是疯狂的资本。据直播行业新媒体平台"今日网红"的不完全统计,整个 2016 年,直播平台的融资事件超过 25 起,资金总额在 189 亿人民币左右。资本凭借"宁愿错投,不愿错过"的执念疯狂涌入。

其中,斗鱼直播在B轮和C轮分别获得 1 亿美元和 15 亿人民币;全民TV在A轮获得 5 亿人民币;一下科技旗下的一直播在E轮(属于一下科技的E轮)获得 5 亿人民币;触手TV在C轮获得 4 亿人民币。

直播行业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初的融资消息不断

在大明星、大主播和大人物风光的背后,网络直播也承载了很多小人物的创业故事。老阳、阿坤都是其中的典型人物。

老阳进入互联网行业不过才 4 年时间,但几乎全部都是和直播打交道。

他因为创业失败赔了好几十万,这对于他的打击非常大,整个人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年,天天混迹于网吧玩游戏,没有钱了就到处借。本来的打算是创业小有所成后就结婚成家,结果女朋友也离开了自己。

"后来明白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就废了。"他说,2015 年他想去互联网行业试试机会,就来到了360,从基础岗位开始做。当周鸿祎开始做花椒直播之后,他就从 360 来到了花椒直播,从事内容审核的工作。

"早期花椒直播整个团队都很拼,虽然乱,但是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好。要是做成了,自己也有面子。"老阳说,花椒直播这种明星创业公司当时正在风口上。

他见证了花椒直播从 0 到 1 并飞快发展的过程,团队也在磕磕绊绊的学习中成长壮大。那一整年,他累了就在单位找个能躺下的地方就睡,醒了就继续工作。"那段时间拼出来了一点成绩,才有机会更好的接触直播这个行业。"他说。

和老阳相似,阿坤在 2017 年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时面临就业的选择,但进入直播行业这一选择令朋友纷纷大跌眼镜。

在大学后半段,阿坤就依靠直播养活了自己。"我大三开始就不跟父母要钱了,助学贷款也是我自己还。""他说,当时直播光景正好,钱景也不错。阿坤的毕业论文都是关于直播行业的研究。和老阳相比,论在直播行业的经历,阿坤的确也不赖,只不过两人的职业有所不同而已。

2016 年,网络直播是互联网行业的宠儿,但年底发生的一件事,给这个行业的前路蒙上了一层迷雾,每个人都看不清前路。

在 2016 年 11 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随着规范化管理的到来。一方面是逐渐集中的资本;另外一方面是逐渐减少的融资消息。仿佛窗户纸被捅破一般,网络直播行业开始了第一轮洗牌并在 2017 年初迎来了倒闭、并购和合并潮。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